【超現實的一天】

10月25日,我經歷了很震撼的一天,剛剛好像才終於回到現實……是關於家裡的事情……

爸爸因為年輕時受白色恐怖迫害,精神狀況不是很好, 年紀大了後,罹患有糖尿病、腎臟病、心臟病等慢性病等,但平常不太會管理自己健康,也不太聽我們勸告。最近幾個月健康越來越惡化,體力虛弱,食慾不振,走路顯得越來越吃力。

9月初他在家跌倒,自己已經爬不起來。後來我幾乎每天回家幫他按摩腳部。10月初他自己出門,在路上跌倒送醫急救。醫師診斷說胃腸出血、心肌梗塞、貧血等,已經發出病危通知單,也說他腎功能不佳,已瀕臨洗腎邊緣了。還好住加護兩天後轉往普通病房,再住院一週照了胃鏡、大腸鏡,腸胃沒有發現大異狀,醫師說可以出院了。

只是爸爸出院後,病情起起落落,有時可以拿拐杖走路,有時又毫無力氣起身。1022日那天他自己拿拐杖出門,結果在路上又跌倒,病人幫忙叫救護車。救護人員趕來檢查說意識仍清楚,也沒有明顯外傷,可以回家觀察即可。最近因為家裡的事情,每天都有狀況發生,我覺得心臟已經快不行了,所以那天就回家跟他好好勸說,結果說了一半忍不住大哭起來……

之前網路查到關於他的資料~

「問:禁忌的年代,政治對你們有影響嗎?

陳:歐O港事件一定要講。他是新竹人,中學時代捲入一個同學讀匪書的風波裡,留了案底。大三暑期上成功嶺軍訓,一去不回。說是寫「領袖訓詞」讀訓報告,教官不喜歡,一問又口吃,加上案底,就沒回來了。我們不敢講,都很害怕,九月雷震又被抓,這事對我們影響很大。我再看到他,是很多年以後了。我回台灣住國賓飯店,早上一開門,一個黑黑高高瘦瘦的男人站那兒,直問:「妳是不是陳秀美?是不是有個同學叫歐O港?」我說是,他抓住我的手說:「我就是歐O文港,妳要替我申冤啊!」把褲管拉起來,腿筋都被剪斷了。哇!我嚇壞了。他帶了很多資料來,可是說話思路不清,整個人好像報廢了。」

每次只要想到他的人生,心情就無比糾結……對於爸爸的心情,一直很複雜,從小聽他幾乎每天跟媽媽吵架,總是動不動大吼大叫,抱怨自己被迫害的事情,一輩子走不出白色恐怖的陰影,精神和生活都過得不是很好,自己其實蠻多時候是不想靠近他,覺得自己不想再承受這些黑暗的能量。

因為爸爸人生很不順,沒有像他同學那樣某些社會成就,內心有自卑感,常認為小孩或別人都看不起他……生活過得自暴自棄……房間堆滿了垃圾他也無所謂……以前我常跟他上演摔門吵架劇碼,直到這幾年才跟他關係漸漸有些改善。

趁這次機會,我終於一口氣把自己從小到大複雜的心情全部對他說出……「你年輕時受到迫害,很痛苦、委屈,我們都知道,只是我們不想永遠活在抱怨與痛苦中,我們也想過有希望與不一樣的生活……我們沒有看不起你,也沒有希望你要有什麼名譽、地位、財富,我們只希望你過得開心、健康。我們也知道你在家裡都很努力做家事、煮飯,媽媽或大姐生病時,你都有去醫院陪他們……。但媽媽年紀也大了很辛苦,你現在身體不好,沒力氣走路,就先待在家不要出門,不要讓媽媽或我們擔心……」

我爸聽了沒回應我,只是仍然喃喃說著:要還我一個公道……

接下來幾天,我爸沒跑出門,但在家自己會想站起來走路,還是經常跌倒。但白天只有我媽在家也扶不起他,平常還要去忙一些家事,無法隨時盯著他。我們家人開始討論說,如果身體再繼續惡化,也許找專人來照顧或住在安養院,有人一直看著不要隨便自己站立走路,還比較安全。

最近為了家裡的事情,我經常流淚跟主禱告,我非常擔心我爸又不聽話自己亂跑,會跌倒撞到頭而腦出血什麼的,也擔心我媽照顧他會累倒,最近幾乎天天跑回家探視,幫他按摩(去年開始自己在老家附近租屋住)

前天晚上,爸爸狀況似乎還不錯,媽媽說他晚上居然吃得下一個便當,還能拿助行器慢慢的走,本來我樂觀的想,或許他身體會越來越好吧。

沒想到,昨天中午二姐傳消息來說他在家摔倒了,陷入昏迷,送醫院急救時已經呼吸急促插管,掃描發現腦部有出血,醫師緊急開腦部手術清除血塊,我、二姐、二哥和二嫂都趕往醫院。雖然順利開完手術,但醫師檢查他身體狀況,認為很不樂觀,目前仍在加護病房……

我媽則是前天說有一點暈眩,昨天早上吃完東西就嘔吐。所以我先請假趕往醫院後,又回家看媽媽……結果媽媽說她在沙發上睡覺摔落到地上,頭撞出一個大腫包,問她要不要搭計程車看醫師,但她說頭非常暈,已經無法站立,所以我趕快又叫救護車趕往醫院……

一天當中,爸媽都跌倒急救,這陣子我最擔心的事情,就這樣同時發生了……所以我有種很超現實的感覺。雖然到醫院後,很冷靜的處理每件事情,卻感覺好像這一切都不是真的……晚上在病房陪我媽時,終於可以躺下來休息,只是整晚腦袋仍然想東想西,無法入睡……

還好今天我媽休息之後,狀況不錯,應該不久可以出院。至於我爸,我正在做心理準備,要有最壞的打算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永遠的向日葵 的頭像
永遠的向日葵

微光密織

永遠的向日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