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陣子做了一個重要決定,要離開前後待十幾、近20年的工作。其實近一年對工作已經很倦怠,只是拖著沒有了斷。終於做了決定後,內心湧現難過的情緒,如同跟交往20年的愛人(工作)分手般,沒錯,每天跟工作相處的時間比其他關係都長許多。不禁想起許多事……

 

我怎麼會來到小牛頓呢?大學畢業後,我先去考幾個國家考試,有考上園藝技師,沒考上公職,決定開始找工作。

 

當年沒有網路人力銀行,我是某天在報紙廣告欄看到小牛頓雜誌徵人,想起高中曾在圖書館看過這本雜誌,覺得內容很有趣。剛好我大四下學期有幫系上編畢業紀念冊,覺得對編輯工作很感興趣,就填一張最簡單的履歷表寄去。

 

不久接到電話通知我去面試,陸續跟兩個主管(美貴跟惠潔)面談後錄取了,展開第一份正式工作~小牛頓雜誌的文字編輯。

 

記得第一天上班是8729日。第一天踏入辦公室,我就注意到一個裝小朋友意見回函的盒子,覺得很好玩、很特別的感覺,突然對編輯的工作有了一種真實感。

 

生平第一次出差,就是去花蓮採訪整整五天。每天一早攝影師(啟民)開車戴我們在花東縱谷與濱海公路上奔馳,還碰上濱海公路坍方,路面都是大石頭。五天下來非常辛勞才拍完所有需要的畫面,體會到原來做這本兒童科學雜誌,背後要花上如此多的心血。

 

過去電腦還不普及,編輯部只有幾台電腦,查資料要去公司的資料中心,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努力翻找所有書籍跟雜誌。寫稿時必須想好大綱跟內容,大家輪流排隊借電腦打字呢。

 

那時版面設計剛脫離手工製作的年代,插畫也仍然是手工繪製,修改起來都不容易。如果要借張圖片也很麻煩,必須到處打電話詢問攝影師。

 

有一次為了製作地球村特輯,我跟另一個文編(名泉)更跑遍各國的駐台辦事處,好不容易才借到需要的照片(幻燈片)。早期文編每月只要負責2~3個單元,一本雜誌有5~6個文編。隨電腦普及,每個文編都有自己的電腦查資料、寫稿,也出現圖庫光碟與圖庫網站等,借圖變得容易許多。

 

後來舊小牛頓在240期結束,分齡成兩本:新小牛頓、少年牛頓。文編的工作量增加,甚至目前是縮減到5個文編要負責寫兩本雜誌,作業時間很緊,已經不太能為每個主題到處取材、採訪,作業方式跟過去很不一樣,多半是借圖庫的圖片。通常寫一個主題就要瀏覽幾百張、幾千張照片。

 

不過最主要的問題是從20年前進來,公司財務就不太穩定,換過幾次老闆接手,辦公室搬家好幾回,一路從新店中正路、四維路、站前舊大亞百貨、四維路、懷寧街,一直到現在的博愛路上。

 

編輯部的同事也是來來去去。我曾翻出版權頁仔細數算,發現在小牛頓認識的同事超過一百名以上。從剛開始會熱衷跟同事搏感情,隨同事來了又走、走了又來,漸漸失去跟同事打交道的力氣。最早若知道同事要走會難過流淚,隨次數增加已經完全麻木不仁……

 

20年間我曾離開兩次,中間待過幼獅8個月(人事問題有點複雜)、巧連智3個月(感覺工作枯燥單調),身體不適在家休養只接一點稿、當一年SOHO族,前幾年因為憂鬱症留職停薪3個月。算起來在小牛頓工作的時間實際約214個月、近18年。估計這些年應該寫過至少一千個主題吧。

 

雖然物質不豐盛,但工作內容很自由、很好玩,能學習到很多東西,是能留在這工作中的最大原因,可以不斷發現各種有趣好玩的科學新知,上班時間可以看書、看電影(跟主題相關啦)、看展覽、做勞作、煮菜、去圖書館查資料、去博物館或上山下海採訪等……可說是有數不清的回憶啊。

 

不過,隨時代與環境變遷,出版業的衰退與沒落已經不可逆。我對出版業的熱忱,經過多年來財務問題、風風雨雨的折磨,如今已經消磨殆盡、心灰意冷。現在每天踏入辦公室都充滿無力感,根本提不起勁打拼。

 

但想一想,我並不會後悔踏入出版業。畢竟一路走來,我都是選擇自己有興趣的道路,例如大學分數上陽明牙醫卻決定念台大園藝系(對醫學實在沒興趣),後來唸了園藝系、也有考園藝技師,卻了解自己並沒有拈花惹草的天份,還是沒踏入園藝或公職這條路。

 

最近確定要離開,情緒有一點複雜,但打算寫完這篇回憶與告別文,好好收拾情緒,收藏種種美好過往回憶,往後該踏上新的人生路,繼續向前走了。

 

再見了!我曾經最愛的工作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永遠的向日葵 的頭像
永遠的向日葵

微光密織

永遠的向日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